2010年房地产的限购限贷政策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7-17 21:3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除了少买地,新开工面积也在大幅度减少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1~4月份全国房地产新开工面积降幅在20%以上。

这无疑是将限购放开与否的权力交给了地方政府。

上市房企阳光城近期只拿了福建晋江一块地,还是之前已经签协议锁定了的。该公司董秘廖剑锋最近跟机构投资者交流时,坦承在拿地上目前采取审慎策略,公司工作重心集中在回收现金流上。

浙江楼市领跌全国

房地产市场

北京郊区多楼盘降价超10%

开发商现在缺钱了

地方政府开始不断做出试探。2014年4月以来,南宁、郑州、铜陵、无锡等地纷纷出台政策,包括放松购房资格限制、支持公积金贷款、增加财政补贴等。

进入2014年,虽然全国楼市普遍降温,环比停涨城市数逐月增多,但仍有不少城市房价依然坚挺。相比之下,浙江楼市却深陷普跌局面。除了经济大环境影响及房地产市场存量过大、信心不足等因素外,也暴露出浙江楼市长期以来高价位与城市定位“严重错配”的深层问题。

过去十年关于楼市调控的文件足足下发了179份,而过去一年一份都没有。即使央行召开被解读为“微救市”的座谈会,强调在首套房贷上要讲政治,也并未下发文件。

焦点

值得玩味的是,与过去两年一有地方试探就被叫停不同,这一次中央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默许。

各地

现状

住建部一位相关司局的人士说,自年初以来,部里的定调就是“除北、上、广、深之外,其他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,尤其是库量过大的地方,但不会明确发文。近期北、上、广、深有剧烈调整,部里正在观察研究,但依然不会发文表示限购退出”。

高盛预计,2014至2015年大多数城市的房价,将较2013年下降10%至15%,而成交量也会萎缩15%。(综合《南方周末》、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等)

“目前北京近郊几个区域都存在后期供应量较大的问题,加上今年下半年大量自住型商品房将入市,购房需求正在急剧减少,开发商只能通过降价来吸引刚需客户。”亚豪机构总监郭毅说。

在中原地产研究部看来,“土地市场的低迷反映出开发商资金紧张和预期的悲观,我们预计二季度、三季度会有更多城市、更多开发商降价跑量。”

何时是限购退出最佳时间窗口

“今年下半年,京郊房价还会进一步调整,预计下跌幅度在20%左右。”北京世德伟嘉房地产投资机构副总经理刘伟表示。

本届政府对待楼市调控的态度,2014年3月公布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已有体现,就是“分类调控”。

首席编辑方毅夫/制图

银行收紧个人住房按揭贷款,缘于2013年开始的利率市场化改革,“不赚钱,八五折房贷甚至是亏的。”中信银行总行一位人士说。克而瑞研究中心近日调研了69家银行,也证实了九成银行的首套房贷款利率升到基准利率甚至上浮10%。

分析

北京师范大学金融学教授钟伟认为,2010年房地产的限购限贷政策,是房地产行业中长期发展的重要拐点,房地产从2010年因限购限贷政策的影响提前进入成熟期。未来2至5年,房地产的中期趋势依然是高位平台调整。据此判断,房地产行业的巅峰早已过去,房地产行业已经进入平台期,房地产行业的供求关系已经逐渐变化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这表明了“本轮楼市向下调整的真实性”。

高盛的研究报告预测,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即将陷入长达两年的低迷期,然后供需才能恢复平衡;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则将大陆房地产业的评级展望,由“稳定”下调至“负面”。

对地方政府来说,对土地财政的深度依赖,让其早就在放开限购这个问题上充满动力。

住建部多位人士确认,除北、上、广、深之外,其他城市的限购政策可自行调节,尤其是“库存”过多的地方,但不会明确发文。近期北、上、广、深等4个城市有剧烈调整,住建部正在观察研究,但发文确认限购放开的可能性不大。

早已过去

2013年全国土地出让金超过了历史最高点的4万亿元,而2014年前4个月,土地购置面积同比降了8个百分点。

缺钱首先反应在土地市场上,全国土地购置面积增速已经从2013年的8.8%变成负增长。

即将陷入两年低迷期

国家统计局5月18日发布的“4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住宅价格统计数据”显示,4月份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下降的城市增至8个,浙江省纳入统计的杭州、宁波、温州、金华4个城市全线下跌。其中,杭州环比跌幅位列全国之首。

最让聂梅生心惊的一个数据是企业到位资金增速,一下子从2013年最高点的33%降到了4.5%,销售回款、自筹资金、海外融资、银行贷款均有下降。“这说明什么?开发商缺钱了。”

过去十年发文179份

观点

央行于2014年5月12日召集商业银行开了个座谈会,强调在首套房贷上要讲政治——“合理确定首套房贷款利率水平,及时审批和发放”。但截至目前,央行尚未正式发文,这与以往不同。

房地产行业的巅峰

至于原因,华远地产上市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在个人微博中将罪魁祸首归在“个贷收紧”上。除了缓批,贷款利率上浮影响更大,因为直接关系到购房成本。

“现在是改革调控手段的最佳时间窗口,让市场的归市场、政府的归政府。”全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表示。

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的一次内部发言对此做了进一步阐释:“调控房地产市场就像治大国,必须像烹小鲜一样对待。能局部调的,就不要整体调,调节的手段对整体影响越小越好。能够用经济手段调的,就不要用行政手段调,行政手段越少越好。能够由城市政府调的,就不要由中央政府代替。”

过去一年一份都没有

目前,北京大兴、通州、房山等郊区多个楼盘降价幅度超过10%。